|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時事熱點 > 閱讀信息
秦順寧:深度揭露病毒來源——新冠病毒,你的魅影讓人心跳!
點擊:  作者:秦順寧    來源:“秦順寧101”  發布時間:2020-02-18 09:23:35

 

3.jpg

 

前言:這兩天接連讀到了有關武小華對石正麗質疑的文章——《武小華博士想和石正麗公開對質》和《武小華:你知道的和你該知道的一切》,讀得心驚肉跳。

 

以前讀的文章還多半是猜測,是外行寫的,是邏輯推理,盡管有今年121日三位科學家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在線發表的論文在專業領域提供了可靠的質疑數據,同時還有一位印度學者于131日發表在bioRxiv上的有關新型冠狀病毒來源于實驗室的科學論文進一步進行佐證,但畢竟還是一種沒有鐵的事實為依據的猜測。

 

武小華的揭批文章是以當年石正麗自己的論文為鐵證的,這無疑是石破天驚之舉,是一顆投向生物學界的原子彈。它所發散的威力,幾天來已經引發了一系列的震蕩,我們的科學界在乾坤錯亂了。那種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理論,恐怕現在要接受一次嚴峻的考驗了。

 

僅就現在掀開的一角,我們就可瞥見科學不僅可以是創造美麗、舒適和財富的上帝,還可以是一瞬間毀滅人類的魔鬼。而且這制造魔鬼的人居然還以中國人的身份自居,她就是埋在我們身邊的一顆定時炸彈。

 

事實再一次告訴我們,科技并不總是使人進步,有時它所帶來的是人類的大倒退,甚至是毀滅。

 

自武漢疫情發生以來,無數并不專精于生物科學的社會人文學家、時評家們的推理不僅相當有道理,而且相當準確,事態的發展正逐一印證他們當初嘔心瀝血的推想。陰謀論的陰魂越來越把我們裹纏得更緊了!

 

一、武小華淋漓盡致的揭露

 

我們可以想像,在向石正麗開炮前,武小華在心靈深處經歷了多少痛苦的掙扎。千千萬萬人所經歷的非人的疾痛的折磨,每時每刻無不在碾壓著一個了解內幕并還存著善良的人的靈魂。正是石正麗置因自己一手制造的災難而處于水深火熱中的人們的痛苦于不顧,怒罵現在全體中國人所遭受的痛苦是不文明生活習慣所遭到的大自然的懲罰,才徹底激怒了武小華,使她不顧威脅和利益的誘惑勇敢地站了出來,揭露石正麗這個虛偽、殘酷、陰冷的女人所使用的兩面派的陰謀的手段。

 

在短短幾天,很多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制造新冠病毒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春風得意,一會兒向世人宣告他們防毒得法,無一人感染病毒,牛逼得很;一會兒又向大家宣告,他們發現雙黃連能夠抗新冠,引得蟄伏在家的無數人傾巢而出,在藥店門口排起了長龍陣;一會兒又向大家宣布,美國某公司剛剛研發但還未投入臨床試驗的瑞得西韋藥物治療新冠有效……

 

呵,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戲演得太精彩了!

 

看見了嗎?我們的科學家在用他們科學的大腦發國難財!

 

這比商家哄抬物價、紅十字會截留物資的做法高明多了,究竟智商高,手段也就不一樣。發布個新聞,動動嘴皮子,或在鍵盤上敲幾下,財源便潮水般滾涌而來。喜不自勝,樂不可支!

 

在這信奉科學的時代,有本事的科學家想發財,真是攔也攔不住。

 

但人算不如天算,不曾想石正麗的同行居然跳將出了一個叛逆者,而且她也是一個女人!至于她背景如何,暫時我們不得而知。不過她用自己的實名武小華公開舉報,就足見她是一個多么勇敢而又富于犧牲精神的人。是惡人的言行和千萬人的痛苦喚醒了她的覺悟和良知!多位中外正直的科學家,以及身先士卒沖鋒在第一線的前輩顧秀林又給予了她莫大的鼓勵。于是,在這危急當口,武小華義無反顧地站了出來,在風口浪尖上行走。

 

武小華雖名不見經傳,但以其文章之內容足見其是行家里手,博士之名非徒虛張聲勢,可以說在她在專業技術領域和石正麗這位據說是當今中國首屈一指的病毒學專家不說是棋高一著,至少也是旗鼓相當。觀其行文,事實充分,邏輯推理嚴密,故批駁舉重若輕,刀刀見血。不是熟稔的行內專家哪敢發此狂傲之語?而且,武小華以博士身份站在正義的道德制高點上一步緊逼一步地拷問著石正麗,讓石全無還手招架之力。

 

石正麗發誓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系。

但武小華痛快地對其呼道:來來來,我不造謠也不辟謠,但我也不是吃干飯的,現在你論文公布的實驗數據和CDC的基因對比,這中間如果沒有SPF動物做為中間宿主,會發生這樣的變異?

 

好一個來來來,一下子就拉開了打架之式,火藥味十足,這是義憤填膺的應戰的勇猛。她在另一篇文章《武小華:你知道的和你該知道的一切》中繼續怒斥道:面對幾萬人的感染,幾萬家庭的支離破碎,幾百條人命,石研究員公然撒謊也就算了,還罵這些不幸的人活該,因為是你們自己不文明習慣的懲罰,請問這些人都是吃蝙蝠吃的嗎?荒唐!而且要質疑你的研究的科學家閉嘴,你已經喪失了最基本的一個科研工作者的最基本要素:實事求是,以及一個科研工作者的社會底線:人性。”

 

這時的武小華已純然站到了人道的立場,對無視人間苦難反責其自作受的石正麗予以尖銳的抨擊,扒下了石正麗以科學自居的道貌岸然的虛偽外衣。

 

二、武小華開炮的原由

 

在武小華的兩篇重磅文章里,她至少向我們透露了一個確鑿無疑的事實,那就是這次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實驗室用人工手段培養出來的,不是自然產生的。若自然產生,人類得吃蝙蝠一萬年。其文中說:從蝙蝠到人,冠狀病毒要通過不斷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如果僅僅依靠人來吃,至少要吃一萬年以上,活著的病毒才能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而且,蝙蝠又不是伴侶動物,很難從血液、體液等方式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

 

據我猜測,武小華文中所說的吃蝙蝠,指的是人類像吃豬、牛、羊、雞那樣不間斷地經常吃,吃上個一萬年才有可能讓蝙蝠的冠狀病毒變異到和人體親密無間地融合。

 

古人吃不吃蝙蝠?大約也是吃的,但一定吃得不多,零星得可憐,畢竟飛的東西不好捕捉。大興吃野味,讓蝙蝠天天能夠上人類的餐桌也該是近幾十年來的事,而且也一定是有錢人的事,誰叫我們常吃的肉類大量被毒化了呢?這就讓吃蝙蝠有了市場。但即便如此,也不過幾十年而已,離一萬年還實在遙遠得很。

 

如果不是這一次新冠疫情的發生,我都沒聽說過世上還有吃蝙蝠一說。那除中國人以外,世上還有沒有喜歡吃蝙蝠的呢?于是便上網搜尋,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東南亞的印尼有一個叫托莫洪的專門售賣野生動物的場所,里面售有老鼠、蟒蛇和蝙蝠,專門供人享用人間聞之令人膽寒的野味,被人稱作恐怖市場。另外,世界上除中國、東南亞以外,南亞、非洲、拉美地區,都有野生動物交易場所。這些地方迄今為止都安然無恙,沒有發生過病毒感染問題。

 

那么,這樣的危害中國人的新型冠狀病毒只能在實驗室里產生了!

 

憑著自己也曾是親自養過SPF動物、也做過SPF基因實驗的科研人員,武小華毫不客氣地質問石正麗道:現在你論文公布的實驗數據和CDC的基因對比,這中間如果沒有SPF動物做為中間宿主,會發生這樣的變異?

 

這一問讓我們看清了石正麗這個所謂的病毒學家的真面目:原來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到處裝神弄鬼地欺騙大家!明明是實驗室產生的人工病毒,卻硬說是自然界產生的。最后木已成舟,還倒打一釘耙,痛罵得病的人是自己造的孽。其實她不過是在借勢推舟,為自己的作孽打埋伏、搞掩護。如果她不是這種病毒的制造者的話,至少作為微生物專家,天天在一線和無數病毒打交道的她也應該清楚這種病毒絕不來自自然界,而且理應作為第一個人站出來質疑這種病毒產生的奇怪之處——SARS(非典)病毒相比,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但是可惜的是,她沒有,有的只是對公眾大自然懲罰的冷漠。

 

那誰又是最大的制造它的懷疑對象呢?顯然石正麗難逃嫌疑。有她本人2015119日發表在國際著名期刊《Natureedicine(《自然醫學》)的電子刊物上的英語論文為證,該論文翻譯成中文即為《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

 

在論文中,她赫然寫著: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并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并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復制能力。

 

這篇論文里石正麗是署名的第十四位作者,似乎還不是主要寫手,但即便她不是這種病毒的直接制造者,也是改造蝙蝠冠狀病毒感染人的研究項目的參與者,提供了大量基礎的研究數據,是這項研究項目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

 

不管怎樣,石正麗都是一個知情人。

 

她應該知道她自己參與這個項目的意義在哪里,對人體到底有沒有害。如果她僅僅是研究SARS病毒的疫苗,為國服務的話,為什么還要參與到研發人工合成攻擊人類的轉基因病毒試驗中去呢?而且是與國際上我們強大的競爭對手美國聯合研發,這不是助紂為虐是干什么?難道她的頭腦里裝的都是全心全意為美國服務的觀念?美國說的做的都是正確的,毫不值得懷疑,哪怕這種研究攻擊的是全人類?

 

作為一個聰明人,石正麗她應該知道自己著手的該研究項目的意義與目的,除非她是一個有嚴重思考缺陷的天才??此诠妶龊下睹娴谋憩F,她實在太正常不可了。但她為什么明知這是反人類的事情還要執意而行?這也許有兩種可能。一是出于某種原因,她瞧不起中國人,恨中國人,跟那個幾年前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溫立三是一丘之貉,是黃皮白心的種族主義者,所以跟美帝聯合起來要屠殺中國人。二是她受到美國高額懸賞的誘惑,不惜背叛我們的祖國和人民,投到了老美的懷抱。

 

事實已經證明,偽裝是石正麗最突出的表現。她的兩面人形像在這次武漢疫情面前發揮得淋漓盡致。

 

做了壞事,還把自己打扮成救苦救難的活菩薩,這要多么好的心態,多么頑強的意志??!

 

但不幸的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她的緊鑼密鼓的漂亮的表演還是被人揭穿了。別說中國人都是蠢貨,弄不懂那些科學上的尖端問題,但很多人還是具備基本的邏輯判斷頭腦的,再艱深的科學文字也能弄出個是非曲折來。你不堅持正義,并不等于所有的科學家都不會憑良心說話了,所以嘛,科學的那堵高墻還是給人間透出了一絲以窺內幕的縫隙。目前為止,中國已有懂行的郝沛、鐘武、李軒、顧秀林、武小華五位科學家對此進行了質疑,還有九位印度科學家也發話了。盡管印度科學家的文章在多方顯而易見的壓力下很快主動撤回,但他們發出的質疑聲音,為我們的思考添加了一份不可多得的力量。

 

最難能可貴的是,武小華還向我們揭示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那就是現在的中國在微生物領域進行基因重組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存在什么技術難題。那么,下面就請看一下武小華的令人驚聳的論述吧。它的原文是這樣的:

好吧,讓我們再看一下冠狀病毒這個紫色的小蘑菇,人為的換掉它,難嗎?不難啊,如果你不會換這個,那根本不是學生物的,可以這么說吧,中國80%的生物研究生都會,武漢大學的生物學研究所隨便挑幾個學生都會換掉,因為導師很厲害。別說饒博士領導的北大生命科學院,對研究生物的研究生來說,如果不會,就沒法拿畢業證。”——武小華《你知道的和你該知道的一切》

 

也就是說,按武的說法,這次的冠狀病毒極有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泄漏出來的。原因有二,第一,她具備制造病毒的技術條件;第二,她曾參與研究美國制造攻擊人類的冠狀病毒的實驗。那么,事情真的是石正麗的團隊干的嗎?我們不妨再接著進行下面的探討。

 

三、誰施放了新冠病毒?

 

探討到底是誰施放了新冠病毒這個問題,是一個涉及雷區的要命的問題,因為時至今日該病毒已經讓幾萬人感染、一千多人喪生,擔責的事意義重大。這里我們就不得不非常審慎地進行這方面的探討了。

 

(一)人工制造病毒的嫌疑

 

我非常贊賞武小華的判斷,但仍替武小華感到遺憾。雖然武漢病毒研究所具備了上述兩個傳播病毒的條件,但仍然可能不是她釋放的,釋放者還有可能另有其人。

 

雖然武漢病毒研究所成功地制造出了能傳染給人的類似SARS的新冠狀病毒,但據印度學者的試驗發現,此次的武漢新型冠病毒中有4個插入物與HIV病毒(即艾滋病毒)相似。也就是說,這種病毒與2015年石正麗利用蝙蝠病毒和SARS病毒重組制造出來的那種可傳染人的病毒(即嵌合病毒)不是同一種,因為它還兼有艾滋病毒基因。

 

這樣一來,就存在兩種可能:武漢新冠病毒要么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研制出來的,要么是由美國方面研究出來的。后者研究出來的可能性更大,我們才發生疫情沒多久,先進的美國就已研制出來了抗疫新藥——瑞德西韋,而他們自己現在因為流感死了一萬多人卻還找不到解藥,而且這種流感病毒從2009年以來在美國的土地上年年肆虐,這不是很奇怪嗎?是瞎貓碰上了死老鼠?

 

更讓人驚奇的是,這瑞德西韋里就含有抗艾滋病毒的成份。

 

美國人是關愛我們勝過他們自己,情急之下緊急優先替我們研制,還是他們意外地預測到了這次疫情的發生,熟知病毒的心性,故替我們早就作好了防護準備?

 

(二)中國地壇醫院使用抗艾滋療法的疑團

 

其實無需美國瑞德西韋這種神藥,我們中國的神醫早就發現了用抗艾滋的克力芝這種藥就可治療新冠肺炎。至于什么時候開始用這種藥的,不得而知。廣為人知的就是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在染上新冠后就用克力芝很快治愈了。隨后國家衛健委在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療方案》試行版本第三版中將其推廣。但隨后的治療效果并不見佳。但泰國將其治療方案進行了改進,在使用克力芝的基礎上再加上奧斯他韋,隨即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一連治好了八位病人,捷報頻傳。

 

為什么北京地壇醫院的醫生很快就想到要用抗艾滋病的藥物呢?他們是這樣解釋的:新型冠狀病毒與艾滋病毒同屬RNA病毒,治療上存在一些共性,臨床確實發現,應用抗艾滋藥物克力芝對治療新型肺炎患者很有效果。

 

但是據我所知,常見的RNA病毒有艾滋病病毒(為逆轉錄病毒)、丙型肝炎病毒、乙型腦炎病毒、全部流感病毒、鼻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柯薩奇病毒、登革熱病毒、輪狀病毒、煙草花葉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埃博拉病毒(Ebolavirus)、馬爾堡病毒、一小部分噬菌體(大部分噬菌體都是DNA病毒)等,也就是說,除了艾滋病毒外,這么多病毒都和新冠病毒同屬RNA病毒,為什么我們北京地壇醫院的醫生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一定看準要用抗艾滋病毒的藥物呢?要知道武漢疫情從20191227日開始發生,被廣為知曉已經是20201月份的事了。而王廣發是121日入住地壇醫院,且是該院被治愈的第五例新冠患者。從疾病開始發現到王廣發入住醫院,前后總計不過二十多天。這二十多天就發現了快速治愈史所未見的新冠病毒的西醫神藥,這實在太巧合了一點吧!

 

另外還讓人奇怪的是,王廣發發病了后,沒在自己的醫院治療,也沒想到給自己使用像抗艾滋病毒、肝炎病毒之類的藥物進行治療,而是直接就住進了地壇醫院,要知道他王廣發本人也是呼吸科以及傳染病專家,是國家衛健委派往武漢的第一批專家組組長,治療呼吸道以及其他傳染病不可謂不豐富。

 

當然這主要可能還是北京地壇醫院太牛了,是北京第一傳染病醫院,是治療傳染病的行家里手,技術應該在王專家之上,只是聲名不外泄,不及王專家招搖罷了。

 

北京地壇醫院最擅長診治的是肝病、艾滋病和梅毒,但也擅長治各種奇怪的傳染病。果不其然,這次他們開辟了用克力芝治療新冠的先河,經驗實在豐富得驚人,這次竟把治非典的西醫第一人鐘南山給比下去了,這恐怕是鐘南山磕破腦袋也想不到的。這難道與他們長期與艾滋病毒打交道有關?不過那么多屬于RNA病毒類的病毒,為什么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選中了呢?是他們在大量的病人中一一作了試驗,然后才選中的嗎?但是那時北京的新冠病人并不多呀,而且最先治愈的兩三例都用的是中醫。奇怪呀,奇怪呀!

 

經常游走于抗擊各種傳染病的精通呼吸病治療的王廣發在從醫的幾十年中,這次恐怕和頂級泰斗鐘南山一樣,自己也壓根都沒用過抗艾滋的療法給那些奇奇怪怪的包括呼吸傳染病在內的各種傳染病治療過吧,所以這回才對使用克力芝治療乏術,于是主動放棄使自己更加顯身揚名的機會,不得不求助于善長用克力芝治療疾疫的北京地壇醫院。這應該是最好的王專家別院求醫的最好解釋了。

 

不過,這里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他必須比一般人要熟悉新冠病毒的內幕,而且避開北京地壇醫院成功治愈新冠的中醫療法而運用了西醫療法,不然作為專家的他不會去冒這個風險,甘心為他人作一次小白鼠的。如若失敗,非但賺不回一滴眼淚,倒更會成為可防可控的笑柄。

 

再者,如果只要屬于RNA病毒類型,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流感都可以用克力芝治療了呢?如果都可以用克力芝治療流感病毒且療效神奇的話,那么為什么現在正處于流感病毒肆虐的美國卻治療乏術,讓幾千萬人感染、一萬多人死亡呢?與此同時卻拿另一種帶有治療抗艾滋成份的新藥——瑞德西韋來支援我們?是美國愛他人勝過愛自己,還是資本家賺錢的欲望太強,還是別有圖謀?或收買中國的民心,或顯示自己技藝高強,或出于畏懼而來舔中國的屁股?或者他們早就準備妥當,知道中國大地現今故事的前因后果,先一步替我們開出了濟世方藥?若是,此乃先知先覺者的菩薩心腸,一番美意讓我們不由感激涕零!

 

然而不管怎樣,中國王專家抗艾滋療法案例一開,使得泰國醫生大受啟發,他們某醫院在此基礎上對收治的第一位新冠肺炎患者,一位71歲的中國老太太,創造性地進行了艾滋病與流感治療藥物的組合用藥,而且創造了一個與中國中醫相媲美的神奇速度,僅僅48小時就讓這位老太太病情轉陰了。

 

 

 

CNN報道截圖曼谷郵報報道截圖

 

接下來,更驚異的事情發生了,九位印度學者于在英國《自然醫學》(NatureMedicine)雜志上發表論文《Uncannysimilarityofuniqueinsertsinthe2019-nCoVspikeproteintoHIV-1gp120andGag》,聲明他們在新冠病毒的S蛋白(刺突蛋白)中發現了4個插入片段,這4個片段是新冠病毒(2019-nCoV)所獨有的,其他冠狀病毒中沒有這些插入片段。

 

這篇論文于131日發表,寫成的日期應該更早。就他們研究這種武漢新冠病毒的身份來看,應該和我們中國方面有密切深入的接觸,不然他們的病毒研究無從下手。而且很可能他們在發表這篇論文前早就和我們國家的相關研究專家進行過深入的探討和交流,這就給我方在此論文正式發表前采用克力芝抗新冠病毒提供了思路。

 

即便如此,也還是不排除中國專家自己先發現這種病毒基因構造的特殊性。

 

到底是中國專家早于印度發現病毒的艾滋成份,還是印度方面在發布這篇論文前就已經友情告知了中國,讓我們中國的北京地壇醫院得已能夠對癥下藥?我們不得而知。

 

但是,不管怎樣,針對武漢新冠肺炎,中國與泰國的抗艾治療方式和美國的瑞德西韋治療藥物的開發,都證明了印度學者對新冠病毒中藏有艾滋病毒基因的發現是一個再也明確不過的事實,任何想要否認這個事實的說法都是強詞奪理的混賬邏輯,是扯公腳來蓋婆腳,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很簡單,鐵定的事實勝過所有雄辯!

 

而我們的病毒學專家也非單單只有石正麗一個,他們在未來的研究中會證明一切的,當然真實地公布這個結果也得排除某些來自政治或利益集團的不可抗拒的干擾。

 

但是,如果未來這個謎讓我們公眾即使永遠都無法在這種病毒身上求解,那時我們不要忘了現在的我們所親身經歷的一切?,F在,現實的答案已經清清楚楚擺在這兒了,它僅僅是一個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用不著我們大費力氣去求解。

 

未來在不平等的充滿矛盾競爭的國際社會背景下,用病毒學家的所謂研究結果來證明我們的猜測和判斷,很可能不可靠,因為現在在這個問題上的矛盾已經顯性化了,接下來迫于某些威壓或政治上的考量,我們的病毒學家們沒有哪一位可能再把真實的一面揭示給我們看。

 

你看,原本持中立立場的九位印度學者知趣(實際上是害怕,聞到了這件事的血腥)地撤回了他們費盡心血寫就的一篇論文,不就是一場剿殺的信號嗎?中國的問題,倒給不相干的印度學者惹麻煩了,甚至在號稱科學無國界、以自由為宗旨的世界學術界也沒了發表不同觀點的自由。俗話說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可他們把這個遛彎的場所給關了,只讓騾子打扮成馬的樣子在里面遛達。

 

科學與政治無關嗎?在關鍵時刻,它政治的魅影就突顯出來了。

誰強誰弱,也在這時見了分曉。

 

吃蝙蝠是中國人的事,發現蝙蝠病毒也是中國人干的,與他印度無關,但揭示這種病毒的基因組成卻成了一種忌諱。該發現并未指明到底是誰在這病毒里種下了艾滋種子,僅僅因為它的發現和分析與中國權威科學家石正麗所說的病毒來自大自然中的蝙蝠這種觀點不同就被迫撤稿。

 

石正麗太厲害了,乃世界病毒學中讓人仰視的泰斗,她一言九鼎,誰與她意見相左,就有無數的美國響當當的專家們跳出來為她發話。不僅專家紛紛為她發話,連路安艾時評也連篇累牘地為她開脫。多有面子??!

 

這回美國不再抨擊嘲笑中國了,而是集體出來為我們的專家鳴不平,捍衛我們專家的尊嚴與學術權威。真是太值得驕傲了!

 

(三)美國研制了針對華人的基因武器嗎

 

從武小華這位微生物專家的披露中我們得知,人為制造一種新病毒并不是難事,中國百分之八十的生物學研究生都可以辦到,不過是一種體力活而已。那么就中國的石正麗團隊研究水平來說,在2015年利用菊頭蝙蝠和SARS病毒創制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基礎上再嵌入艾滋病毒也就成為了可能。當然,美國方面也能夠辦到。不過與中國相比,美國卻存在更大的嫌疑。

 

首先這種病毒研究的項目是美國方面發起的,石正麗團隊不過是一個受邀合作者,為其提供原始的病毒樣本。盡管石正麗也按美國方面的要求插入了SARS病毒的基因片斷,成功地找到了打開攻擊人類身體的免疫開關,但仍舊不能說現在的這種武漢冠狀病毒就一定是當年石正麗制造的病毒。當然石正麗也是無法擺脫這種懷疑的。

 

其次,就美國公開的消息來看,他們于201410月就停止了這項研究的聯邦資助。但從美國存在大量生化研究室來看,美國不會因為國內人員的反對而擱置這項研究,一定會將其成果充分利用起來。當年美國的轉基因研究就是不甘心越南戰場得到廣泛施用的草甘磷于戰后無用武之地,于是假借研究轉基因農作物為名,將軍用轉民用,而且借此可以控制全世界的農業,讓美國的高盛、孟山都大發橫財,可謂一舉兩得。

 

美國不同于歐洲,他們完全摒棄其老祖宗中殘存的一點高尚的利他主義情懷,公然不顧廉恥地向全世界宣揚自我為中心的利己主義、實用主義。由此也就會包庇日本731戰犯,大興生化武器研究之風;也就誕生了像高盛、孟山都這樣邪惡的公司。最荒唐的是,美國公然仗著他技術領先的優勢,不準別國進行這方面的研究,誰研究就打誰,而且還邀集眾多國家制定了反生化武器的公約,理由嘛充足得很。因此,這世界從誕生起,天下沒有比美國再無恥的國家了!按常理,如果你要去打有生化武器的國家,先把自家的門庭打掃干凈再說,但他非但一點自責也沒有,反而居然出示一瓶洗衣粉溶劑就指鹿為馬了,還成功地動員了全美民眾。這美國佬的邏輯也實在混亂得有點出奇。更可氣的是,現在他竟然還敢洋洋自得地公布這個秘密,不把它用加強瑣瑣進箱底。當然,這得力于他的對手早已沒了還手之力,時過境遷之后,這正是他顯擺,再度用以威嚇敵人的法寶。你看,不費一槍一彈,一瓶洗衣粉溶劑就掀起了一場戰爭,真真是彈指一揮間??!這種把戰爭當作兒戲的,當今之世只有獨霸世界的美國能夠辦到!其耀武揚威、自鳴得意之狀實在難以形容!

 

所以就美國一貫的稟性來看,這項實驗絕不會因為某些科學家的阻撓就戛然而止,一定會讓其持續不斷地研究下去。

 

如果美國方面想暗中繼續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出于安全考慮,他們多半不會讓中方人員參與的,那會增加泄密的風險。故筆者推測,加入新冠病毒中加入艾滋病毒基因多半為美國方面所為。

 

不過,新冠病毒中擁有艾滋病毒成份也不是我們最擔憂的,最令我們擔憂的是害怕這種病毒里還含有專門針對我們中國人基因的成分。

 

加入了艾滋病毒也沒什么了不起,不過是為了增加病毒的毒性而已,是一種廣譜的適合任何人以及任何種群的人的病毒,中國人可以染上,日本人也可以,歐美人呢也可以。但是若是再加上基因組合,情況就完全變了,只可能是某種特定的人群染上了。

 

對中國基因的研究美國利用中國的無知和不設防,早就開始了。

 

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陸續有許多美中合作的人體實驗項目在中國內地展開,常見的手段是美國的研究機構出錢,通過中國留學生回國做項目,在中國人中進行人體試驗,然后把試驗獲得的血清或DNA樣本送回美國本土進行研究。

 

90年代初期,美國在北京、河北等地獲取了中國百歲以上老人的血樣帶回美國進行研究。1995年,美國一個機構在中國北京、成都和杭州3個城市一共采集了300個老人的血樣,然后送到美國。

 

美國某機構大為驚喜,隨后,由美國聯邦政府出資,通過美國健康研究院進行資助,由美國杜克大學具體實施,策劃在1998年至2003年期間,在中國22個省市進行1萬個中國高齡老人的血樣采集,進行中國老人的遺傳基因研究。

 

為了這次活動,美方還提供了數百萬美元的資金來資助他們。

 

而好幾年前,美國在全美曾用幾個月的時間發起過一場專門采集五十歲以上純種華人血樣的醫療檢測活動,事后人們發現這些檢測都對他們進行了基因檢測。當人們質疑這件事的時候,美國的官方和相關醫療機構則不予任何解釋。

 

而十七年前的非典,最讓人生疑。從世衛組織的災后統計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整個非典疫情期間,全球累計感染人數達8437例的非典病例,僅僅中國(含港、澳、臺),感染人數就達到了驚人的7764例,占到了驚人的92%!

 

中國人、新加坡人(華裔國家)、美籍華裔、越南人,那場疫情中幾乎全部的感染者共同圍繞向一個特定的人類種群:擁有最獨一無二的“O—M175”基因群的漢民族。

 

要知道SARS傳染性非常強,中國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也仍有7000多人感染,而僅僅一個傳染性不及SARSH1N1流感病毒年年就把美國折磨得死去活來,每年都要死少則幾千多則上萬甚至高達五六萬人,然而在非典期間,美國僅僅75人感染,而75名患者也清一色華裔。事后非典專家組組長徐德忠和北大研究生童增都曾撰文表示SARSCoV是非自然方式(如基因技術)產生的,非典可能是針對中國人的基因武器。

 

那么,鑒于此次新冠病毒與非典病毒的極度相似性,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這次的新冠病毒仍為美國所為,而且很可能是美國對我們施用的基因武器。

 

它到底是不是基因武器,最后我們就等事件本身的發展結果了。好吧,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多一分懷疑并不是壞事。懷疑錯了有什么要緊,最多不過是虛驚一場而已,什么也損失不了。而傻傻地樂呵呵地相信一切,搞不好,生命轉瞬間就隨煙云而逝了。君不聞生于憂患死于安樂乎?陶醉于眼前的似錦繁華,終不免落得個樹倒猢猻散。

 

去掉弱肉強食之法則不是我們這個民族一廂情愿所能改變得了的。任何時候,哪怕是我們強盛了之后也不可對此掉以輕心。我們雖不可以這種強盜邏輯行世,但防人之心永遠都要有。

 

(四)誰是投毒的真正兇手

 

現在我們暫時撇開到底誰是新冠病毒的制造者這個問題,再接著探討前面所談的到底誰是新冠病毒的投放者這個話題上來吧。

 

如果制造者是我們自己,那么這次的病毒施放者就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如果制造者是他方,那么這次的病毒施放者很大可能是美國,當然武漢病毒研究所也不能排除受美方指使投毒的懷疑,誰叫他們之間來往那么密切呢?

 

另外,據從傳播的地理位置來看,武漢新冠病毒為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不大。武漢病毒研究所與所謂的病毒源頭華南海鮮市場從地圖上看有直線距離12公里,還隔了一條江。若沒有人為因素,只是泄漏的話是說不過去的。

 

故這次病毒人為投放的可能性很大。

 

為什么投放者除武漢病毒研究所外,就可能是美國呢?因為目前只有美國聯合中國進行過人工制造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有2015年包括石正麗在內的十四位中美科學家的聯名寫就的論文《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英文名為《ASARS-likeclusterofcirculatingbatcoronavirusesshowspotentialforhumanemergence》),以及醫學專家DeclanButler(德蘭·巴特勒)的論文《蝙蝠工程病毒引發有關風險研究的爭論》為證。

 

德蘭·巴特勒在那篇論文盡管說“201410月,美國政府暫停了對此類病毒的研究的聯邦資助,但該項研究實際上卻并沒有停止,不然為何還于2015119日在世界權威醫學雜志《自然醫學》上發表其論文成果呢?

 

按歷史上美國一向的表現來看,這樣的微生物學研究成果是絕不會因為道義而棄之不顧的,一定會在停止研究的幌子下暗地里繼續進行研究。之所以要打停止研究的幌子,一是讓外界停止干擾,一是讓他國不至于覬覦此項研究,以致于未來美國優勢無存。二戰后,美國包庇日本731部隊戰犯,把這些戰犯引渡到美國,讓他們免于懲罰,并為美國所用,從而使美國成為戰后世界上唯一擁有生化武器的國家。這就是精明的美國式作派!

 

而從近期的各種媒體看,不少美國科學家都在為石正麗挺身辯護,盡量淡化她在2015年的那篇論文中的貢獻。另外,還在網上盛傳的路安艾時評中大力為石正麗洗地,并明確告誡石正麗一定要頂住壓力,不要自殺。這些做法已經違反了美國的常理。按美國的慣常做法,對中國人出現這樣的事情,美國應該像栽贓華為孟晚舟一樣順水推舟地把責任全部推到石正麗身上才是,結果卻出現了自攬責任、盡力為石開脫的局面。當然這里也有石與美國肌膚相親的姻緣關系的因素,石露餡了,美國也跑不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我想,對此事件美國方面已做好了幾方面的準備:一是繼續嘲諷中國人,把禍水的源頭指向菊頭蝙蝠;二是在紙包不住火的情況下,制造石正麗自殺事件,倉促掩蓋他們的陰謀;三是打扮成善良天使來解救我們,讓我們和他繼續親善下去,并督促我們下決心消滅反美分子,對反美者堅決打壓。

 

美國人真是太聰明了!然而越是表現優異,就越有賊喊捉賊的嫌疑,畢竟做賊心虛??!

 

結語

 

中國著名雕塑家君藝豪說:

“什么是科學精神?它就是求真、求實、求是、奉獻!

現在有些院士早已背離了科學精神,他們把科學精神變成了‘科學教’,他們是教會中的‘長老’,他們更熱衷于權力、名利、金錢和地位,他們早以道德淪喪的沒有底線,他們來自地獄里的魔鬼。

中國人的愚蠢在于,怎么能讓一個科研團隊不受國家控管地隨意研究如此高危險的病毒?

1.jpg

(來源:昆侖策網,轉編自“秦順寧101”)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lvizot.tw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